hl1bwcdm / 文件夾1 / 一棵樹到底能活多久?有的已經活了8萬歲

分享

   

一棵樹到底能活多久?有的已經活了8萬歲

2020-10-24  hl1bwcdm

前天,一個熱搜噌噌噌登頂了“黃山風景區闢謠迎客松為塑料樹”。事情是這樣的,有人造謠迎客松的一個枝幹早就凍死了,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它的塑料“假肢”。

當然,官方迅速闢謠了。

圖片來源:中國新聞網微博

我猜造謠人的心理活動是這樣的:普普通通一棵樹,憑啥能活幾千年?不行,它必須得有個小災小病。

其實我很理解造謠人,因為我很久之前就思考了這個問題,並且寫好了文章!

所以今天我們的主題就是:為啥一棵樹隨隨便便就能活個幾百年幾千年?

最古老的樹已經活了8萬歲

我們生活中幾百歲的古樹,並不算特別稀少,如果你去野外爬山,説不定就能碰到幾棵百歲老樹。

先來説説迎客松,都説它年紀很大了,其實它的具體年齡是個迷,專家推測它已經活了幾千年。

我家牆上還掛着迎客松畫報呢

一般來説,松樹生長緩慢,壽命較長,而一些速生樹種的壽命會短一些,比如楊樹一般只能活三四十年。

當然也有異常頑強的楊樹,比如胡楊(Populus euphratica)。內蒙古額濟納有非常壯觀的胡楊林。

胡楊林

雖然胡楊有“活一千年不死,死一千年不倒,倒一千年不朽”的美譽,實際上,胡楊樹的壽命一般為100~300年,最長也不超過500年。

然而,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生物之一Pando,恰恰也是一種楊樹——顫楊(Populus tremuloides)

Pando生長在北美猶他州,體型龐大,至少已經8萬歲了。8萬歲是什麼概念呢,中華上下才剛五千年,你品一下。

來看看Pando,做好心理準備,別驚訝。

沒找錯圖,這就是Pando!

圖片來源:Wikipedia

雖然這看起來是一片樹林,但它確實只是一“棵”樹!

有科學家對此作出瞭解釋:Pando是克隆性植物,顫楊單獨的莖可以長出側根,直立的側根伸出地面,看起來就像一棵獨立的樹。

簡單來説,這片樹林裏的4萬多棵樹,其實是由一顆種子發展而來的,每一棵樹的根系都連在一起。

Pando的地下根莖

圖片來源:ResearchGate

我看誰敢給古樹數年輪

這些樹木年紀都很大,那麼問題來了,樹齡是怎麼測出來的?

你可能會説數年輪,但是古樹都是很珍貴的,誰敢把它伐了再一圈一圈數年輪,立馬罰款刑拘警告。

除了數年輪,其實可以通過測量軀幹、計算分支螺紋來估算年齡,但這兩種方法公式挺多,還挺複雜,就不具體介紹了。

還有一個簡單的方法——戳樹心。用探木鑽打個洞,鑽出來一節樹木樣本,然後拿去數一數環數。

圖片來源:wikihow

取樣要從樹木與人胸部平齊的地方開始,所取樣本要穿過樹木中心,長度大於樹木直徑的75%。

當然也可以像考古一樣,用碳14估算年代。但這兩種方法測算出來都有誤差,還需要一些輔助手段,比如將一些有文字記載、樹齡準確的相同類別的樹木進行抽樣分析,作為參照。

考古時的碳14採集

圖片來源:央視網

噢對了,如果這棵古樹有地方誌、族譜、歷史名人遊記等歷史文獻記載,那就不用費勁去測了。

古樹需不需要保護?

説説我身邊的古樹吧。我家附近最老的樹,可能是玉泉路地鐵站旁邊的兩棵大銀杏樹。據資料記載,這兩顆銀杏是元代靈福寺遺址遺存的樹木,已經有700多歲高齡

玉泉路古銀杏

圖片來源:文明北京

當年北京地鐵1號線建設的時候,曾經準備刨掉古樹,讓位於地鐵站。周恩來總理接到報告後,明確要求地鐵線路設計要給古樹讓路,“銀杏樹是著名的古樹,須原地保護”。

現在,這兩棵古銀杏樹已經被掛牌保護,會有市民或組織認養、看護它們。

這是2014年的古樹認養牌,現在已經換了主人

圖源網絡

同樣是古樹,有的就沒這麼幸運了。

美國加州萊頓維爾有一棵千年空心紅杉樹,當年也是因為要修路,大樹被鑿空變成隧道。這棵紅杉頑強地繼續存活了130年,後來終究在2017年的一次暴風雨中倒下了。

圖片來源:Save the Redwoods League

面對自然的侵襲,除了人類的保護,樹木本身也有一套看家本領。

太冷或太熱,樹木會季節性落葉;為了防止被食草動物啃食,大樹會長出刺、製造毒液;怕被別的植物擋住陽光,就會拼命長高。不僅如此,還要經受各種考驗,比如雷劈、火燒、乾旱、洪澇、大風、嚴寒……

總之,一棵樹能夠長成參天大樹,勢必佔據和使用了大量的資源和空間,經歷了殘酷的生存競爭。

大火過後,新生的桉樹枝葉

圖片來源:Wikipedia

其實,在一片生態區域中,植被會正向和逆向演替交替進行,樹木不總是勝利者。

我所工作的百花山自然保護區兩邊,一側是門頭溝區,一側是房山區,而山頂的植被,一部分是森林,一部分是草甸和灌叢。在這片交界的地帶,當氣候温暖的時候,樹木鬱鬱葱葱,草甸慢慢減少;氣候寒冷的時候,樹木生長緩慢甚至被凍死,草甸的面積又開始擴大。

百花山的一顆古梨樹

拍攝:楊南

大自然有自己運行的秩序,樹木也有各自的生存之道,如果沒有人類擾亂自然平衡,從對每種生物公平的角度看,它們並不需要人類特殊的保護。

平等地尊重所有生命,多瞭解它們,別隨便欺負人家,生老病死順其自然就最好了。

撰文 | 楊南


微信編輯 | 謝爽
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